「有人说」,<<婚姻>>有两种模样,“一种(余生)”,{一种}“搭伙”。 


确实啊,只有和爱你且你爱的人“走到一起”,(才是生活)。

因为<婚姻>,“仅需要过日子”,还需要有精神上的共鸣。

‘假如两’个人在一起,只是为了凑合,〖生〗活中没有节日,「没有惊喜」,没有感动,《没有关》爱,<没有呵护>,没有浪漫,〖没有交流〗…… 

那这种日子只能叫做——“搭伙”。 

而懂你、知你、爱你、疼你、{保护你},〖愿〗意聆听你的苦闷,‘给你足够的’安全感,让你笑的人,才配得上你的——(余生)。


“搭伙”的<婚姻>,{两个人就像是合租}的舍友一样。  

就算坐在一起吃饭,也是各吃各的饭,各玩各的手机,「他们懒」得沟通、(懒得吵架)、 懒得关心对方[,【只】要孩子茁壮成长, 老人健康长寿[,和错的人凑合凑合也没{关系}。

<可是电影>《 世界上最伟大的[父亲》“中有这样一段台”词: 

“《曾以为世界》上最糟糕的“事”,就是孤独终老。 『其实』不是,<最糟糕的是与那些让>你『感到孤独的人一起终老』。 ”  
『活着不容易啊』,【生活不容易】,要是再和一个“搭伙”的人{过下半}辈子, 你的苦累[,『他不在』意,【你的喜好】,‘他’不想了解,「你的委屈」,“他也看不见”,『你的付出』,{他更不懂珍}惜,〖多委屈啊〗。


(哭着来),『笑着走』,(生)命的最高境界!

  人生的最高境界:   {忙中不说错话},乱局不看错人,   复杂不走错路。   自律的最高境界:   无功不受大禄,(无)助不受大理,   {无能不得大位}。    ‘生活’的最高境界:   〖常与高人交往〗,<闲与雅>人相会,   每与亲人休闲。   “事”业的最高境界:


(世界上最)美的不是风景,而是能共度(余生)的感情  

以前我觉得爱情是一见〖钟情〗,后来认为是细水长流,『之』后认为是安全感、是陪伴、是依赖、『是放不下』是舍不得,现在我觉得爱情就是,我爱你时、《你也爱》我,『就这么简单』。

{命运的蹉}跎,岁月的挣扎,人生有太多太多的身不(由己),「当很多无奈摆放」在我们『面前的时候』,〖我们只能低〗下头,拿起手中的香烟,【端起沉闷的苦酒】, 咽下人生中最伤最伤的[痛,去迎接明天的日出日落…… 

<这种>时候,《其实我们最最》需要的,只是一份倾诉,「一份聆听」,《心中的》苦只要有人懂,『便可以减』少几分。


一个拥抱虽然简单,<却是最温暖>的依靠;「一份聆听」虽然平常,却是最好的安慰。

<婚姻>,『最不需要的就是将就』,【不】管你和谁结婚,『在选择结婚对』象这方面,‘希望你不要将就’。 

如果<婚姻>开始就是将就,「那」之后的一切幸福都无《从谈起》。『人生苦短』,《没有必要坚守痛苦》。 

宁可孤独,〖也不违心〗,<宁可抱>憾,《也不将就》。 

一辈子说短不短,{说长不长},要对自己好一点,‘只有和对的人在一’起,才不辜负往后的(余生)。 

“愿你”,<能有>幸遇到你钟爱的人(和)他度过这一生,假如还没来,那就再等等吧。
Sunbet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本平台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「婚姻」有两种,〖一种叫搭〗伙,{一}种叫余生
评论关闭

分享到:

【专访】钟舒漫:大家都不太了解我 拍片能更好表达自己